博客首页  |  [ccwj]首页 

ccwj
博客分类  >  心灵细语
ccwj  >  未分类
“財迷哥”因“財”失去了什麽?

31997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據新京報訊,中國院校的大學生每年假期都不回家、每天堅持打至少兩份工,還將壹些回收的舊書或舊貨存放在宿舍內,引發室友發帖表示不滿。北京師範大學大三學生李振稱,他攢錢是希望湊足房款首付。

有同學稱其“想錢想瘋了”,不應影響別人生活,也有同學認爲其自力更生他人無權指責。

室友不滿“宿舍成垃圾堆”

“西北樓有個撿破爛翻垃圾箱的同學……懇切號召大家捐點錢給他吧。我們活不下去了,宿舍成垃圾堆了,各種髒亂臭……” 78日,網友“小紅棗”在北師大論壇“蛋蛋網”上發帖稱。

據網友們介紹,這名撿破爛的同學是該校文學院24歲的學生李振,來自安徽農村,同時幹五六份家教,還賺各種小錢,人稱“zhenge(振哥)”,在學生之間頗有些名氣。

昨天下午,網友“小紅棗”、李振室友稱,因爲李振經常把舊貨、廢品帶回宿舍,他們之前就因此發生過爭執。他發帖還是想內部解決,不希望此事被過度公開對李振造成負面影響。

李振的宿舍,十余平米,中間擺放著桌子,有好對著公共廁所,室內的空氣六名學生居住。李振的床鋪位于進門左手邊,周圍整齊地碼放著袋裝的物品,空間顯得狹小緊湊。由于宿舍門口恰流通也不好。

針對“財迷哥”褒貶不壹

李振所屬宿舍樓的服務台值班人員稱,李振三年來“鑽到錢眼裏”。大壹時,李振是宿舍長,後來因李振“拿回來的破舊東西”占據了太多的地方,其與室友矛盾開始凸顯,去年八月曾發生過壹次激烈爭吵。

該值班人員稱,宿管們認爲李振並沒有觸犯宿舍管理規定,只是占用較多公共空間,所以沒有對他采取什麽措施。宿管們反倒覺得他爲人老實、懂禮貌,有時還會在服務台幫他暫存、保管物品。

與李振接觸過的學生們描述,除了倒賣舊書,有時學生軍訓淘汰下來的小凳子,也被李振回收回來,有時他還抱回來壹把二手吉他,有時還攢點飲料瓶拿到校門口賣。

與李振同住壹樓的學生,有人稱李振爲極品、“想錢想瘋了”,有人認爲其自力更生、他人無權指責,也有人認爲如果他確實影響了別人的生活,應該盡快協調解決。

 

看到這則新聞,豪墨心理有種很強烈的感觸,就像有人稱李振的那樣,感覺他真是壹個極品,壹個極品的勤勞掙錢者,壹個極品的財迷者,壹個極品的獨立者,壹個極品的自私者,壹個極品的狹隘者,壹個極品的爭議者。這個極品者讓豪墨躊躇如何下筆,擔憂如何才能做壹個公平客觀的評價。不過,壹千個讀者有壹千個哈姆雷特,這就決定了任何評價都是具有個體色彩,想到此,豪墨輕松了很多,希望讀者各抒其見,留下贊同抑或批評指正的痕迹。

首先,李振的勤勞和獨立生活的能力值得每壹個大學生學習和深思。與養尊處優、依賴父母的大學生相比,李振無疑是相當出色的。他利用自己盡可能利用的時間勤工助學,努力掙錢賺房子首付,這種品質就像壹座閃光的金塔,照亮了李振大學生活。同樣,也是壹部分群衆支持他的主要原因。

掙錢,其實已經進入了很多大學生的思維裏。剛剛入學的大學生談起對將來大學生活的規劃時,很多都會把勤工助學做兼職掙些錢來緩解家庭經濟壓力包括在內,可是,能去實際行動或者堅持到底的人卻鳳毛麟角。他們多成爲了“空談者”,等到畢業之後,才恍然醒悟,可是爲時已晚。李振用實際行動證明了付出的重要性,有行動才有收獲。李振在大學裏的實際行動將爲他日後的工作生涯打下牢實的基礎,可是,他能否持續的成功需要時間的證明。

其次,他對金錢的瘋狂追求,又令他掉進錢眼裏,形成了壹種狹隘的性格。豪墨認爲,他的勤勞與獨立的優良品質不能掩飾他的“財迷”。二者是兩碼事,壹碼歸壹碼。李振對金錢的追求幾乎達到瘋狂的程度,豪墨相信這點是大部分讀者的共鳴。在他的生命中似乎只有交易,連記者采訪都要收取“采訪費”,不顧舍友的反對,把垃圾堆積宿舍,回家看望父母卻兩天半去做了家教。這些事情不可謂不極端,不可謂不近人情。諸多事實完全可以反映李振“唯錢是圖”的狹隘性格,在缺少對友情的追求,缺少對父母的關愛,缺少對身邊事物的關注下“壹心壹意”謀錢圖,全心全意謀掙錢。豪墨認爲,這種人生是有缺陷的,是不健全的。“錢”讓他的視線狹隘,讓他變得自私。

最後,最讓豪墨反對的是他的“不孝”。在接受新京報采訪時,記者問到“聽說妳暑假也不回家?不陪陪家人?”李振的回答讓筆者膽寒,他說“有啥可陪的,平時打打電話不行了嘛,現在這個社會,最主要得獨立,靠誰也靠不了。我家裏也行,我媽是計生幹部,我爸做生意。寒假、春節不回家,我去年暑假回家三天,做了兩天半家教。”

按照他的說法,在這個社會,因爲誰也靠不了,因爲要獨立,所以沒啥可陪父母的。難道陪父母就是爲了依靠父母,不依靠父母就不能陪父母嗎?寒假、春節都不回家,難道就沒有對父母的壹絲牽挂,心裏就只有錢嗎?豪墨不想拿古訓來說話,因爲他差的太遠!

壹個人有爭議,必有爭議的理由,那麽其中必有可贊的地方,又有可批的地方,而劉振在這方面表現的淋淋盡致。他的勤勞與獨立值得每壹個大學生學習,他的“財迷”與不孝又讓所有大學生爲戒。總體上,豪墨不希望我們成爲這樣的人,否則,我們生活在這個社會上,就完全成爲了“金錢”的工具,有肉卻沒有血液。

 

给本文章评分:
    留言:
留言簿(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。请遵守基本道德。) >>
游客
   07/19/11 01:19:01 AM
目前中国的现状不乐观,作为那样一个人,如果没有一个良好的人生观的话,很容易被这个污黑的社会之风所影响。现实主义者,利益主义者也会大肆发展。。。。